<thead id="pt1xt"></thead>
<menuitem id="pt1xt"><strike id="pt1xt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pt1xt"><video id="pt1xt"><thead id="pt1xt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pt1xt"><strike id="pt1xt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pt1xt"></var>
<thead id="pt1xt"></thead>
<cite id="pt1xt"><strike id="pt1xt"><thead id="pt1xt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pt1xt"></var>
<var id="pt1xt"></var>
<cite id="pt1xt"><span id="pt1xt"><thead id="pt1xt"></thead></span></cite>

《融化的戀人》——(漫畫韓漫)——(完整版在線觀看)

▲【熱門力薦】【經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貼網盤+限時免費+番外】

《融化的戀人》全文免費在線閱讀【完結+番外】「百度云+無刪減」。

《融化的戀人》目錄

首發來自【迷人漫】微信公眾號,回復書名: 【融化的戀人】 ,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!

今天小編和大家分享精彩內容:

首發來自【迷人漫】微信公眾號,回復書名: 【融化的戀人】 ,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!

屋外寒風冷雨,屋內卻如熱情似火。

“阿沉,嗯,你輕點啊……”喬雨茉躺在床上,臉色緋紅,櫻桃小口一張一合,聲線魅惑。

靳沉坐在一旁的沙發上,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一幕。

突然喬雨茉停止,她看向靳沉,眼中帶著委屈:“阿沉……”

“繼續叫?!苯撩佳壑袧M是冷漠。

指甲漸漸沒入掌心,喬雨茉不甘心,“阿沉,我們訂婚了!”

他可以不碰她,可為什么要讓她做這種事?

靳沉長眉皺成川字型,眼中滿是不耐,“那又如何?”

他的回答,讓喬雨茉的心涼了半截,她回過神,聲音尖銳起來:“是不是因為喬安安?你跟我訂婚,只是為了刺激她?”

靳沉周身都散發著寒潭般的氣息,他起身,走到床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喬雨茉,“有些話,放在肚子里就可以,說出來,可能會要了你的命?!?

喬雨茉被他陰鶩的目光嚇得打了一個寒顫。

她差點忘了,面前這個男人,是靳氏的繼承人,殺絕果斷,捏死她,比捏死一只螞蟻還容易。

斂去眼中的不甘,她溫順的點點頭。

只要她占著靳沉未婚妻的名義,喬安安就會一直被她踩在腳下!

“很好?!苯赁D身走到沙發旁坐下,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紅酒,嗓音清冷淡漠,“繼續叫?!?

喬雨茉閉了閉眼睛,小嘴微張,令人血脈僨張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靳沉晃蕩著酒杯,看著杯中的液體,心思飄遠。

喬安安泫然欲泣的小臉,不斷在他腦海里盤旋。

曾有那么一瞬間,他險些心軟。

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一個愛慕虛榮的人,他怕是會被她的眼淚騙了。

靳沉一點點瞇起眸子,周身寒氣更勝。

他的氣息,讓喬雨茉一驚,以為他是嫌她叫的不夠賣力,更加她奮力喊起來。

這時,急促的敲門聲響起,喬雨茉的叫聲戛然而止。

靳沉冷冷撇了她一眼,淡淡說道,“進?!?

房門被推開,黃叔一臉尷尬的走進來,看到屋里靳沉正襟危坐在沙發上愣了愣。

剛剛喬雨茉的叫聲他聽到了,可屋里這到底是什么情況?

“黃叔,有什么急事嗎?”他的發愣,讓靳沉有些不滿。

回過神來,黃叔急忙上前,語氣有些慌亂,“喬小姐昏倒在大門口了!”

他回屋后一直放心不下,偷偷出來看了一眼,沒想到喬安安居然躺在雨里。

靳沉聽完他的話,心猛地一縮,他連忙起身,往外走去。

他走的飛快,黃管家一路小跑才跟上了他。

大門外,喬安安躺在地上,毫無生氣,仿佛一個死人。

原本靳沉還有一絲懷疑,可見到她的一瞬間,所有的懷疑都轉變為心疼。

他顧不得接管家遞過來的傘,大步流星的上前俯身抱起喬安安。

入手的一瞬間,他只感覺她冷的嚇人。

強烈的不安涌上心頭。

他兩步并作一步,將喬安安抱回客廳。

黃管家已經拿出了一床被子,鋪在沙發上。

將懷中的人輕輕放下,靳沉這才察覺到,喬安安真的很輕,裸露在外的胳臂仿佛他一用力就會折斷。

蹙著眉,他對一旁的黃管家吩咐道,“快叫醫生過來!”

黃叔應了一聲,匆忙去給家庭醫生打電話去了。

靳沉撥開粘在喬安安臉上的發絲,她臉色極其蒼白,如果不是胸口還在微微起伏,他真的會以為她已經死去。

他就這么看著她,直到醫生趕來。

一番檢查后,醫生嘆了一口氣。

“怎么樣?”不詳的預感愈發強烈,靳沉的嗓音都沙啞起來。

“這位小姐心臟雜音嚴重,據我判斷,已經心肌壞死,在加上淋了雨,寒氣入體,怕是撐不過今晚了……”

撐不過今晚……

靳沉雙拳緊握。

不可能,明明前幾天,她還猶如一只黃鸝,在他身下婉轉,怎么會就這樣死去……

“開車,去醫院!”靳沉心臟瞬間收縮,他一把抱起喬安安,便往門外走去。

醫院搶救室外。

靳沉俊臉繃緊,目光深沉的落在大門處。

這時,得到消息的喬安旭趕來,一見靳沉,愣了一下,隨后像是想到了什么,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。

“陸瑾??!你這個混蛋!”

四年前,喬安旭見過陸瑾琛,聯想到近期家中發生的事,他瞬間明白所有一切,都是他的報復。

手腕上的血管幾乎要爆裂開,喬安旭想要上去再給他一拳,卻被黃管家鉗制住。

指腹拂過傷處,靳沉冷笑道,“喬少爺認錯人了,我是靳沉,不是什么陸瑾??!”

“你還是人嗎?”喬安旭聞言,火氣直冒,“姐姐這么愛你,你卻一而再,再而三的傷害她!”

“你在說什么?”靳沉眉頭狠狠的皺了一下。

“我說你,報復錯了人!”喬安旭終于平靜下來,目光痛苦的看搶救室大門。

要不是王叔因為找不到姐姐,而跑去找他,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知道姐姐病得這么嚴重。

想到姐姐到了生命的最后,都想到見面前這個男人,喬安旭忍不住開口,“靳少怕是不知道,姐姐四年前因為母親過世,傷心過度,得了心肌梗死,不想連累你,所以才會跟你分手?!?

“是嗎?”靳沉眼睛微瞇,眼神漸深,“那請喬少爺解釋一下,她為了錢將自己賣了,是為了誰!”

“那是為了喬氏,為了父親的??!”

“既然如此,你就好好守護好喬氏,和你的父親?!苯列闹胁龥坝?,但面上波瀾不驚,彈了彈衣角上的灰,他沉聲道:“喬少爺既然來了,我就先回去了?!?

說完,他長腿邁開,大步離去。

黃管家松開喬雨茉跟了上去。

上了車,靳沉眼中陰云密布。

拿出手機,撥出電話,“陸三,把這四年喬安安所有的一切,在重新調查一遍,半小時內,匯報給我?!?

為什么,喬安旭的話,和他之前的調查的結果,完全不一樣?

“好的,靳少?!彪娫捘沁?,陸三利落的應答。

掛了電話,靳沉指腹摩挲著手機屏保上,喬安安稚嫩的面容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幸运28怎么看大小单双